首页 > 文体 > 影视

专访新科金爵影帝黄渤:小鲜肉中肯定有人能脱颖而出

2017-08-16 08:08:12

 6月25日晚,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中国演员黄渤成为颁奖典礼上最受关注的焦点,他凭借电影《冰之下》摘走影帝奖杯,成为当晚唯一获奖的中国电影人,这是黄渤获得的首个国际A类电影节影帝。有意思的是,黄渤这次获奖将金爵奖影帝奖杯留在了中国,这也是中国演员连续第三年获得金爵奖影帝殊荣。

在颁奖典礼之后,黄渤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专访,面对记者,他表示自己其实并没有特别去区分文艺片和商业片的概念,自己最近是故意找了一些和以往不太一样的角色去尝试,当然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个冒险。

一直以来,黄渤都是观众心目中演技派的代表,但在他看来,自己过去太过于追求演技,把它变成了一个技术活,其实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因为技术多了情感自然就变少了。所以现在演戏时,黄渤都把技术放到一个非常少的比例,表达出自己从生活中提炼出的真情实感,而不是靠技术遮掩过去。而自己现在接戏的时候,也会考虑接不太一样的角色,因为黄渤觉得如果因为票房的压力,而躲在安全的条条框框里做重复的事情,其实就把表演变成了很无聊的事情。

黄渤获上影节金爵影帝

在发表获奖感言时,黄渤一席“演喜剧没出息”的玩笑话成为全场焦点,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自己其实感觉喜剧比正剧还难言,但自古到今,国内外的喜剧演员都很难拿到奖项的肯定,这其实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在采访的最后,黄渤还对现在流行的小鲜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任何现象都是有原因的,这其实是由于市场的需求,怪不得任何人。但他同时表示,现在这种现象其实和当年的老演员看待年轻演员时候的着急和焦虑是一样的。假以时日,给予这个行业和从业者一些时间和空间,年轻一辈中那些能够把握住自己,沉下心来演戏的演员肯定会脱颖而出,变成好的演员。

《冰之下》中的宋佳与黄渤

谈《冰之下》:小宋佳是我膜拜和学习的对象

凤凰网娱乐:《冰之下》是您在《斗牛》后时隔8年再演文艺片,对您来说有什么新的挑战吗?

黄渤:其实一直没有太清晰的概念,哪个是文艺片,哪个是纯商业片,也都在找一些平衡,主要是最近这段时间故意找了一些和以往不太一样的角色来尝试,其实也挺冒险的。

凤凰网娱乐:掌掴小宋佳的那场戏是怎么演的呢?现场气氛是怎样的?

黄渤:小宋佳老师打巴掌这个都不是什么问题,她的情绪起来之后,哇,那就是我膜拜和学习的对象,有她在,就不缺情绪,我有很多要向她学习的地方。

黄渤在颁奖现场

分享表演心得:太过追求演技不好,票房会绑架演员

凤凰网娱乐:您如何理解“演技”这两个字?

黄渤:我觉得自己之前特别追求这个“演技”,慢慢地就变成了一个技术活,靠着这个技术吃饭了,其实这就不太好,没意思了。因为正常的角色,怎么着都能演下来,演得好坏而已,但技术多的时候,真情实感啊,以及你从生活里、其它作品里提炼出来的感受,可能就会变少,所以现在希望自己把技术放到最少的比例。但是这就需要下大功夫,有些东西需要下拙劲儿的,感受不到靠技术遮掩过去,其实也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这两天也在剧组里跟同事在聊,说国外有些演员,一两年接一部电影,不是说接了就去演,而是提前做很长时间的功课,用一两个月去感受,就这个拙劲儿挺让人感动的,也挺让人羡慕的。特别希望能有这样让自己去接的作品,和协同合作的伙伴。也觉得到现在应该做一些这样的事,如果还没有的话就先做一些小小的尝试,慢慢地往这方面去靠近。

所以说好的表演千变万化,其实有时候形式的变化不是太重要,一万种变化要有一万种心理支撑,有一万种感受,然后通过前面说的拙劲儿也好,技术也好把它释放出去,这个需要有积累和底子的。所以说时间长了以后,会对自己有不满足,那就希望通过别的出口,别的方式,给自己找到一些不同。其实这些年也一直在尝试,在不同的角色身上找到不同的特质,因为觉得这样好玩。

凤凰网娱乐:您可能是少有经得起票房和口碑双重考验的演员,自己之后在表演上还有什么想要突破的地方呢?

黄渤:有关于票房这事儿,其实前两年也就躲了这个事。这个东西会慢慢绑架你,说你是票房最好的演员也好,或者说投资方啊观众啊认可的也好,慢慢地会变成挑戏跟衡量上不上一个戏的前提标准,这就有点吓人。这个票房风险很大,或者说这个角色很难,又想要讨好观众,赢得双方面的共赢,那就不接这样的戏。这样就会变成很无聊的一件事,天天在一个安全的条条框框里做重复的事情,这就没太有意思了。

其实我每一次的角色都不太一样,有的角色可能就是需要你猛一点、爆一点、冲一点、犀利一点,或者说激动一点,能够打动人,能瞬间俘获观众。但是有的角色,我觉得润物细无声也挺好,最后让大家能够对人物有代入感、认同感,这个也挺好,其实都不太一样。

凤凰网娱乐:您在演戏方面还有什么小目标吗?

黄渤:近期的目标,就是希望运气足够好,能够碰到可以纠结起来的角色,能碰到好的导演、好的剧本、好的合作伙伴。

《疯狂的石头》中的黄渤

凤凰网娱乐:很多人觉得喜剧比正剧更难演呢,您觉得呢?

黄渤:“演喜剧没出息”这当然是个玩笑,因为之前也演了不少喜剧,知道喜剧其实比正剧还难演,但好像有个奇怪的事情,就是喜剧演员几乎很难拿到奖项和肯定,这是个怪圈,自古至今,从国外到国内,好像都是这样。

凤凰网娱乐:评委说你是极简主义的表演方法,你自己怎么理解这种表演方法?

黄渤:“极简主义的表演”,这个东西我觉得跟审美有关系,比如一开始我们习惯用加法,为表演添加张力、添加精彩度。再到后来(做减法),如果是真的能做到(当然很好)。(表演)当然不能是千篇一律,我们可能是有唐的色彩,有宋的婉约,如果你真的是各种都能把握得很好,表达也准确的话,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这其实是人家的夸奖,也是自己努力的目标,慢慢来吧,也不着急,不是还年轻嘛。

凤凰网娱乐:您觉得当导演和当演员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当导演是否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

黄渤:演员和导演之间的关系,这就是一个主观和客观的问题,有的时候会有矛盾,但是也比较好玩,好玩也就来自于这些困难吧,慢慢整。第一次当导演是已经想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故事,看着它一步一步成型,还是挺激动,挺高兴的。

凤凰网娱乐:您肯定会接到很多的片约,有没有发愁过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黄渤:接到的邀约是不少,有些东西就是必须得自己能够提得起来兴趣,觉得是兴奋的、冲动的。因为后来想了想,你说自己能拿多少精力投入到一部戏里面?一年演两部戏其实挺累的,如果接了自己不太想演的戏,这个就有点不太对得起自己,那这个时间就有点浪费不起,也耽误别人,是吧。

另一位“戏骨”段奕宏为黄渤颁奖

谈小鲜肉:谁开始都是一张白纸,他们肯定有人能脱颖而出

凤凰网娱乐:今年以来,随着《人民的名义》的热播,一些实力派集结的电影的出现,鲜肉青春片的遇冷等等,大家觉得未来戏骨的好日子要来了,你觉得呢?

黄渤:我是觉得任何呈现出来的现象,都是有实际原因的,还是有市场需求的,当然这个也怪不得任何人。其实我们需要给这个行业,以及行业的从业者,给予时间和机会的锻炼。谁都是从一张白纸,慢慢地丰满起来的。相信经过时间,经过一部部戏的锻炼,这些鲜肉也有一些能够脱颖而出,变成好的演员,他们不可能永远停滞在一个状态。大家也不要着急,现在主要是我们的时代和市场着急,给一些空间,我相信还是能出来好的年轻演员的。

其实这个跟最早的时候,我们当时的一些老演员,对我们的着急、对我们的期待、对我们的忧虑是一样的。假以时日,我觉得这些问题慢慢慢慢地就不再是问题了,你会看到更多的好演员会层出不穷地出现。因为市场的容量大了,得到锻炼的机会也多了,那能够把握住自己,沉下心来演戏的演员自然就会出现了。最后谢谢大家,我继续加油!




(来源:凤凰网娱乐频道    责任编辑:郭雨昕)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