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科技

你“预付”的信任被“消费”了吗?

2017-12-25 09:12:52
  近日,中消协发布《致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的公开信》,再度引发人们对于预付式消费的关注。交钱容易退钱难,预付式消费问题屡发,几乎成为“消费陷阱”的代名词。共享经济、知识经济等新消费模式的兴起,使得预付式消费涵盖领域更广,消费者权益保护难度增加。
  目前消费者投诉最多的线上线下预付式消费陷阱有哪些?遭遇预付式消费陷阱,维权难在哪?
  传统型的预付式消费普遍存在于美发、美容、健身、洗车等行业。中消协于2016年下半年采用体验式调查和个案研究相结合的方式调查显示,诱导消费和经营主体不合法的问题较为突出,将近一半的商家都存在这两类问题。霸王条款问题紧随其后,达到24.2%。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线上的预付式消费发展起来,线上预付式消费由于打破了地域限制、促销手段更多样等,隐藏着更大的风险。
  共享单车的充值余额和押金也算某种形式的预付金。近期小蓝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先后曝出押金难退等丑闻,再次将预付式消费陷阱带入公众视野。
  南方舆情抽取2015年以来媒体及社交平台上的相关信息,发现约七成认为遭遇预付式消费陷阱维权难的原因在于相关法律法规不完善,约三成认为维权主要难在缺乏凭证。
  商务部2012年颁布《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发卡企业在开展单用途业务之日起30日备案,但此规定只针对大型企业和大型商务企业,对个体工商户并无有效的约束,正是这些未备案个体工商户成了预付式消费陷阱的密布区域。
  南方舆情抽取相关信息发现,遭遇预付式消费陷阱之后,只有约一成网友决定什么也不做,自认倒霉。这说明网友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而公共平台具有便捷性、高互动性和高开放性,成为网友首选。
  今年12月,中国青年报社对2008名受访者的问卷调查显示,对于预付式消费问题应该如何解决,25%的受访者建议相关部门严格备案,加强监管;23%的受访者建议强制企业对预付资金设立专管账户。
  在广东,预付式消费于2015年开始受到媒体和网民的关注,2016年关注度出现较大增长,其中诉讼类信息也呈现相似的趋势。
  以广州市天河法院公开的统计数据为例,2015年,该区预付式消费案件数目仅为3件,涉案金额为56580元;2016年增长至250件,涉案金额高达6675288.62元;2017年前三季度,已出现79件此类案件。天河区是广东省商业活动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这组数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广东近年来预付式消费领域诉讼的情况。(来源: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丁骏豪)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