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生活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

2017-07-27 09:07:14

(原标题:农民工高温猝死西安城中村:上千散工每日觅活,多用不起空调)

两名工友高温猝死之事在西安市城南杜城村传开了。

7月25日,西安市持续高温超40 ,当地气象部门发布7月以来第七个高温红色预警。30多名农民工上午没有接到活,站在雁环路杜城村北门牌楼下,边躲阴凉边等接活干。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7月25日下午,在杜城村北门等活干的临工聚集在牌楼阴凉处聊天。

他们讨论着工友的不幸,感慨生活艰辛,抱怨高温天气为何迟迟不能退去。

“昨天要不是买了两瓶冰水冰头,恐怕都坚持不下来。”25日下午,来自陕西汉中的农民工何兴卫告诉澎湃新闻,前一天,他推掉300元一天的瓦工活,“太热了,不敢再干了”。

7月20日中午,45岁来自陕西商洛市的农民工何贵平收工后,倒在距杜城村出租屋数百米外一个高档小区车库门口,抢救无效死亡;7月21日凌晨,另一位40多岁杨姓农民工在杜城村出租屋外二楼台阶上晕倒,送医后经抢救仍不幸死亡。

公开报道显示,截至7月25日,西安市至少已有6人因高温罹患热射病死亡,多为建筑工人、环卫工等户外工作人员。

面对超40高温,租住在杜城村的数千农民工有人选择了坚守,也有人选择了逃离。

出租房靠吊扇降暑,室内36 

7月25日上午10时许,杜城村室外温度直逼40度,路面滚烫,即便隔着鞋底也能感受到炙热。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7月25日下午,蹲在杜城村北门吃西瓜的临工。

陕西当地媒体华商报此前报道,7月20日至23日,西安三名外来务工者因高温疑患热射病死亡,其中两名租住在杜城村;另据陕西电视台都市快报7月25日报道,西安交大一附院24日晚接诊7例热射病患者,3人不幸死亡。患者多为环卫工人等户外工作者。

杜城村紧靠西安市南三环,村里低矮的房屋与四周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这里是西安市其中一处较大的临工聚集地,据来村已5年的李坤朋估计,天气凉快时,租住在村里的临工超过2000人。

进入7月,有人耐不住高温回了老家,但也有上千人留下。每天早上5时过后,工友们陆续往杜城村北门牌楼处聚集,站在路边等工地工头来招工。

澎湃新闻记者遇见李坤朋和汪红娃时,是25日中午12时许,他们刚从工地架设线缆回来。汪红娃感觉头有些发晕,吃不进饭,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个不停。

李坤朋运气好,当天遇到好雇主,不仅只需要干半天活,老板还给了好几盒防暑的藿香正气液。他带着汪红娃到自己出租屋去拿药,他俩是同乡,来自陕西蓝田县玉山镇,一起出来打工已有十多年。

西安近年发展迅速,一个个城中村盖起了高楼大厦,来自四面八方农村务工人员只能从拆掉的城中村搬往另一个没拆的城中村。李坤朋告诉澎湃新闻,十几年来,木塔寨拆了,他们就搬到高家堡;高家堡拆了,他们又搬到杜城村,在这一住就是5年。

李坤朋一家6口人租住在6层建筑的四楼,2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铺着两张床,仅靠两台吊扇降暑。澎湃新闻记者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显示,25日中午,出租屋内温度约为36 ,而室外温度已超40 。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7月25日下午,在汪红娃出租房楼顶,温度计显示温度已超40 。

李坤朋从挂在墙壁上的袋子里拿了两盒藿香正气水,递给汪红娃,又剪开一瓶递过去,“赶紧喝了”。接着往汪红娃的水瓶里加了一小撮食盐,叮嘱要多喝淡盐水防暑。

二人就坐在床边,聊着明天又得去街边找活干。“像我们这样的临工,干完今天就不知道明天还有没有活干,有时候一闲就是4-5天”。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7月25日下午1时许,在汪红娃出租房楼顶,温度计显示温度已超40 。

工作不稳定电费贵,农民工普遍舍不得用空调

据西安市气象局公布消息,今年西安市7月出现的高温突破同期历史极值,在西安气象记录里还是首次。

持续高温下,西安市气象局自7月12日发布今年首个高温红色预警之后,至7月25日,已陆续发布7个高温红色预警;7月26日,连续4天高温后,降级为高温橙色预警,预计7月27日高温将退去。

“这都是烫手的,墙都晒透了。”25日下午1时许,汪红娃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摸着凉席和墙壁说,“想都没想过用空调,买不起空调也用不起空调,这里一度电房东收1.2元,是人家的好几倍,哪舍得用空调,一个月才能挣个2000多”。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7月25日下午1时许,温度计显示,汪红娃出租屋内温度约37度。

舍不得装空调,汪红娃只好找来木板板上楼顶,等晚上11点以后温度降低,他就上楼顶去睡。“还是热的睡不着,等睡着了也都2点多了,睡三个多小时又得起来去找活干。”

在杜城村租住的进城务工人员大多都是像李坤朋、汪红娃这样的临工,年龄多在40岁至70岁之间。他们没有固定的工程队,每天早起站在杜城村北门街边找活干,工资当天结算、高低不等。

临工分大工、小工、木工等,大工贴砖砌墙、小工搬运打杂。李坤朋和汪红娃做的就是小工,今天在拉线缆,明天就可能去搬木头运沙子,一个月下来能挣3000元已算不错,还得每天都能接到活干。

汪红娃算了笔账:“一天就这样开电风扇吹一吹,做做饭,一个月电费就得200来元,算上房租100元、生活开销,一个月得花1000多”。

农民工高温猝死城中村:散工不稳定 多用不起空调7月25日下午,在杜城村北门等待接活的临工。

澎湃新闻在杜城村走访期间发现,村里出租房窗外能看见安装了空调的房间寥寥无几。在街边接活的临工都表示没有安装空调,一方面因为房东收取的电费昂贵,每度电1.2元至1.5元不等;另一方面,工作收入不稳定,舍不得购买安装空调。

在这些城中村里,普遍的情况是,租户不直接向电力公司交电费,而由房东“代交”,但房东“代交”的电费却自行定价,有时甚至超出电网的定价一倍以上。

也有一部分人和李坤朋、汪红娃有同样想法,“如果电费能便宜一半,我们还是会考虑装个空调,实在太热了”。

常顶高温工作,没见到高温补贴

在杜城村,大工和木工往往能挣到一份不错的工资。

来西安打工十多年的瓦工(属大工)何兴卫告诉澎湃新闻,像杜城村这样的临工市场西安市有好几处,打杂、搬运小工居多,工资一天120-180元,“现在天热,一天小工能挣150-180元,天气凉了就只有120一天”。

“大工和木工工资高,一天能挣260-300元,天气热,重活、累活一天能开400元。”何兴卫说,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单位,用工单位也不会与临工签订任何用工合同,他们一直没领到过高温补贴。

按照人社部门规定,用工单位应对高温天气下的作业工人每天补贴25元。藿香正气水、绿豆汤等降温物品不能代替高温津贴。

西安市此前还专门公布举报电话,“如发现用工单位存在违反规定的行为,工人可以带着有效身份证、与用工单位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明,到用工所在地就近的劳动监察机构进行投诉,或拨打82284669、12333进行投诉”。

此外,按照《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规定,日最高气温达到40以上,应停止当日室外露天作业。日最高气温达到37 以上、40 以下时,用人单位全天安排劳动者室外露天作业时间累计不得超过6小时,连续作业时间不得超过国家规定,且在气温最高时段3小时内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日最高气温达到35 以上、37 以下时,用人单位应当采取换班轮休等方式,缩短劳动者连续作业时间,并且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劳动者加班。

何兴卫表示,在杜城村的临工找活全靠运气,遇到好的用工单位,可能只需要干半天活,中午气温高的时候就可以下工休息,但有的工地仍然会让工人顶着高温干活。“这些都是常事,对我们来说都不算是什么事,只要每天能结到工资就行了,今天不给你结工资,后面可能就结不到了。”(来源:网易  责任编辑:周化刚)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