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

刺猬法则:职场真朋友,从来都是亲密有间的

2018-04-23 09:04:03
  职场相处,不必靠太近,不用离太远。

职场上能够结识到好朋友吗?  

  职场上能够结识到好朋友吗?
  这个问题很难用“能”和“不能”来回答。 我们很难对“好朋友”进行准确界定,你眼中的肝胆相照,未必是别人心里的情同手足,有人认为私交甚好就是好友,职场身份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有人认为同甘共苦才算真的朋友,职场就该互相扶持,还有人认为,这四个字组合在一起就代表伪善和勾结。
  说个故事吧。
  我曾经问过我姐,现在回想刚工作的时候,有哪些很庆幸和很后悔的事情,没想到,她说这两个竟然是同一件事。
  十年前刚参加工作的我姐,去了一个陌生的大城市,那里没有朋友也没有亲人。幸运的是,和她一起入职的几个人很快就成了朋友。刚走出校园的一群小白,特别稚嫩真诚,平日一起工作,周末一起出游。我姐说,如果没有那几个朋友,她很难想象初来乍到的日子,得有多孤单。
  工作第二年,因为踏实肯干,我姐成了第一个被提拔成项目主管的人。换了身份,作为项目主管再去经营和审视这份友情,事情不一样了,期待的默契始终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友情绑架”。
  私下关系太近,常常没法挑明去批评团队成员的拖延行为,结果屡次遭到客户投诉;私交太好,明明不属于主管做的事情,别人撒个娇、吐个槽,我姐马上任劳任怨,本该站在全局考虑问题做管理,却深陷大小具体执行里不可自拔……
  这样的问题很多,即便尝试私下沟通,也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似乎总有很多部分,作为朋友,你就该理解,他就该被理解。而这些放在工作里,都是影响绩效的阻力。
  就这样拉扯了大半年,经手的项目一个个被延误、搁置,作为负责人,我姐只能辞职。工作没了,友情好像也没剩下多少。
  我姐说,“我那时候太年轻,初到一个陌生城市举目无亲,很容易过分在乎仅有的温暖。原来大家一起进公司、平起平坐,后来我当了主管,权力平衡打破了,你怕别人觉得你晋升不念旧,所以好多时候工作中不能接受的做法,因为对方是你的好朋友,你就得尝试理解,还要把它们合理化。你要表现出不理解呢,对方埋怨你,其他人也会表现出一副‘你变了’的样子,一来二去,工作肯定是做不好啊。”
  我姐是一个为人很真诚的人,以前她的好朋友都说她“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进入社会后,她的踏实和勤奋确实一如既往,但是在为人处事上却不够成熟,被私交绑架、把工作搞砸,反过来,当然也无力维系那脆弱的友情。
  后来我姐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就:坚决不和同事做朋友。我问她,是不是不相信职场里能交到好朋友,她说不是,这一点她从来不怀疑,但是她想先把工作做好,至于朋友,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顺其自然。后来我姐当了高管、出来自己创业当了老板,都还是坚持这个原则。
  所以,距离很重要,分寸感很重要。对距离分寸的拿捏,是职场人走向成熟的必修课。

我们每个人都是刺猬

  这堂必修课如此重要,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刺猬,这身上的刺就代表着个性,是区别于他人的标志。这一身的刺也是我们保护自己、寻求独立空间的天然屏障。
  生活在丛林里的刺猬,就好像职场里的我们,当遇到严寒和危险,刺猬们需要抱团取暖或者同仇敌忾,于是选择靠近彼此。
  起初一个劲儿地想要靠近,却忘记与生俱来的刺会刺痛别人,别人的刺也会伤害我们,疼痛让人清醒,也开始彼此远离,但是离的太远就变成了孤军奋战,失去来自外界的温暖和团队作战的底气,当外敌入侵或者天气更冷的时候,孤身一人某些时候就意味着死亡、出局,选择群居就成了宿命。
  距离太近的反例就是我姐那样,最后本职工作做不好,朋友也留不住。距离太远呢,一切公事公办的样子,少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太多时候,职场是相互搀扶才能走过的泥泞,缺乏了解、信任和认可,合作自然少了底气。
  于是再一次靠近,再一次尝试。距离近了疼、距离远了冷,终于有一次,在不近不远的距离里,避免刺痛与被刺痛的同时,温暖和协作又可以同时拥有,没错,这个距离刚刚好。
  刚刚好的距离适合刺猬,也适合职场中的我们。不管是老板和员工,上下级还是平级别同事之间,关系太近和太远都不如那个刚刚好的距离,大家都舒服。
  这就是刺猬法则想告诉我们的:职场需要的是“亲密有间”的关系,亲密指向信任,有间指向独立,在信任基础上的独立思考,在独立完成后的团队协作,一切都离不开我们给彼此的刚刚好的恰当距离。
  再来说个故事。
  从不邀请员工来家里吃饭或者进行私人活动,却又因温暖人心被认为注重情感管理,这样的领导者是如何把握距离的?
  通用电气前总裁斯通,在工作上,对下属提出的帮助,尽最大能力配合和满足,私下却几乎不和下属来往,从不邀请或要求同事来家里吃饭,除非非常特殊的情况,业余时间从不打扰下属。
  斯通给自己立下的规矩就是和下属保持恰当的距离。他希望明确的距离感,让大家不至于因为私交而混淆工作身份。在他看来,很多人常常混淆工作交往和私下交往的不同,容易将工作上的冲突带到私交里,也容易因为私交而妨碍工作身份该有的专业、公正和客观。
  有人说正是这样的适度距离,才使得斯通在管理通用的时候,让各项业务开展顺利、业绩不断提升。
  选择有距离的相处方式固然无可厚非,但是高明的管理者在实际运用中,也非常注重对动态距离的把握,也就是说,并非所有情况下,作为领导者都要以常有姿态面对和下属的私人关系。
  据说1980年,斯通专门跑去一家医院看望卧病在床的员工哈桑的家属。由于并非亲属,年迈的斯通先生还被护士毫不留情地堵在门外、以制度为由不让其入内。软磨硬泡很久后,斯通最后还是见到了这位家属,并送上关怀和鼓励。
  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哈桑非常感动,每天工作时常达到十六个小时,而且在他的带领下,所在区域加州的销售业绩一度在全美各区域评比里首屈一指,哈桑是用这种方式回报斯通,而这个故事后来也被业界津津乐道,许多管理者将之归纳为“斯通的情感管理”,并纷纷效仿。
  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才难。请下属同事们来家里热闹、吃饭或许可以表现亲和力,但是在下属家人病重入院的时候送去关怀,更能体现领导者背后的企业文化。斯通明白这个道理。
  日常交往里该有的距离,是他的坚持和选择,而当下属遇到困境时,又以真诚的姿态送去温暖和祝福。不做混淆身份的事情,用距离和温情给管理极大的柔性。
  这就是刺猬法则的实质,表面看说的是距离,实际上说的是温暖。以恰当的、让人舒服的距离给予温暖,就是刺猬们最后达成的共识。

别离不开你的职位,更别离不开某个人

  领导与下属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太亲密让下属过分放松、肆无忌惮,也避免距离太近让下属过度紧张、不自觉防备,尊重下属、也不丧失自己的原则。为了让这样良好的状态持续下去,必要的变动则成了某些领导者坚持的原则。
  比如这位总统。
  一个人在某个机构某个职位上服务两年以上,会是一种怎样体验?
  如果比较勤奋进取,两年练习可以在某一个领域打下较好基础,有一定专业能力,认识部分圈内人士,得到或多或少认可。如果自我训练非常到位的话,优秀可以没有上限。
  但是,同样的境遇,有什么弊端呢?比如体制化,习惯了机构的某种办事套路、团队氛围、文化制度,在不知不觉里忘记了持续创新;
  再比如思维固化、圈子固化,在某个位置久了,不再追寻新的突破,即便是相对独立的思考,也显得僵化,认识和熟悉的人就那么多,圈子扩展到一定阶段无法突破,仿佛天花板就那么高,没有更多可能性;再比如,自身的疲乏困顿,两年来做着重复的工作,业绩上升到一定程度就止步不前、上升乏力、提拔无望,囿于一隅的困顿感时常走上心头。
  当然,这是一个因人而异的事情,有些人觉得两年根本不够,需要更久的时间去积累,有些人觉得厌倦,重复和低频,想换环境。
  有一位管理者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把两年时间作为服务上限。
  他不允许身边的秘书、智囊在一个职位上服务超过两年时间,他觉得人才应该去不同岗位流动,形成常态化,而且,作为政府机要人员,如果长期固定,徇私舞弊、滥用职权的现象就有了滋生的土壤,很危险。
  但是比起这两个原因,他更担心的是固化产生的依赖,人离不开某个职位,或者职位离不开某个人,这种“离不开”变成危害组织的诱因,他也怕太过固定的选择和协作模式,让自己也变得“离不开”,于是,保持距离成了他内心的选择,他需要这种距离让自己和机构保持克制、冷静和清醒。
  这个人就是法国总统戴高乐,据说他的座右铭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对戴高乐总统来说,两年,在时间上是一个职场里适当和安全的距离。
  时间太久容易因惯性产生依赖,做事依赖、思想依赖,依赖夺走自我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思维怠惰,把“信任”当作借口,习惯、怠惰到固化,甚至僵化,毫无朝气和新鲜,漩涡式流动,走不出开阔。
  戴高乐用时间把握职场距离的尺度,所谓恰当合适的距离,应该像刺猬取暖一样,有温度但是有梳理。抱得太紧容易互相伤害,离得太开又容易产生嫌隙、隔阂,恰当,大概就是舒服又温暖的距离。
  所以,警醒就意味着不断告诫:没有离不开的职位,也没有来不开的人。当我们说距离的时候,它一定是动态的,没有固定的合适,只有不断调整的恰当。
  最后,做一只刺猬没什么不好,身上的刺会提醒你时刻拥有独立意志和独立空间,而寒风刺骨的时候,选择合适距离的拥抱又是另一堂走向成熟的必修课。
  就好像职场里那些感受真正友情的人,他们对分寸的把握、对距离的拿捏一定是到了让彼此都舒服的程度,可以保持清醒,也可以拥抱欢笑,合适且恰当。(来源:世界经理人 责任编辑:丁骏豪)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