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现代

制度漏洞是“熙宁变法”失败的重要原因

2018-01-16 09:01:40

  王安石,字介甫,号半山,人称半山居士,唐宋八大家之一,封舒国公,后又改封荆国公,宋徽宗时追封为舒王,故又称王荆公、舒王。临川县城盐埠岭(今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邓家巷)人。在宋神宗的支持下,以“富国强兵”为宗旨,于熙宁年间大规模推行改革变法运动,史称“熙宁变法”。先后推出均输法、青苗法、农田水利法、免役法、市易法和方田均税法等重大改革举措,涉及政治、经济、军事、社会等诸多领域,影响之大之广,前所未有。改革变法历时十六年,始终遭到了旧党的强烈反对,随着宋神宗的病亡,变法最终以失败告终。千百年来,王安石始终是一个极具争议的人物。
  按照王安石的制度设计,这次改革是完全兼顾了国家的利益和群众的利益,是双赢的。以“青苗法”为例,原先每到春天青黄不接时,农民都要向地主土豪借贷,借贷利息往往高达三分或五分。也就是说,秋后农民收获的一半左右要归地主老财。而王安石制定的“青苗法”规定,由国家向农民贷款,利息两分,这样的利息与地主放贷的利息相比,还是要低不少。如此看来,农民受益,国家得利,应该是双赢。确实,中央的政策是好的,所以,王安石改革的指导思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这次改革的受益者是国家和农民,而地主却成了改革的“受害者”。他们不能放高利贷了,他们吃亏了,他们自然就会反对。所以,王安石在推行改革的过程中,确实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在地方,大中小地主与豪强坚决抵制改革;在中央,不少朝廷命官,包括司马光、苏东坡、欧阳修也坚决反对,这是一股特别强大的力量。
  然而,王安石改革的失败,并不是因为反对者的强大。王安石推动改革,意志坚定,雷厉风行,“虽千万人吾往矣”。在王安石那里不管你权力有多大,地位有多高,私交有多深,关系有多铁,谁反对改革,就把谁拉下马。司马光是他的好朋友,对不起,请你下台;欧阳修是他的恩人,对不起,请你出局。王安石有最大的当权派宋神宗的支持,他几乎把所有的改革绊脚石都统统踢开了,改革派占据了中央和地方的权力机关,政令基本畅通。事实上,王安石的改革并未胎死腹中,而是轰轰烈烈地推行了十年。
  但,王安石的改革最后还是失败了。他的失败,既不是败在他的改革方向上,也不是败在他的反对者手上,而是败在改革政策的支持者和推行者手上,甚至是他理想中的受益者手上。
  还是以“青苗法”为例,王安石把放贷权从地主豪强那里收归了政府。从表面上看,农民可以避过高利贷的盘剥,而直接向政府低息贷款了。但政府是虚化的人,政府里的干部才是政府的化身,名义上的政府权力由实际上的干部掌握,贷款就是要到这些干部手里来贷。你要贷款,可以,但你要给我一点好处费。而农民原先向地主借贷时,是市场经济,是不需要交好处费的,利息高是高了一点,但这家太高了,还可以找下一家,讲好价钱就行了,是一锤子买卖。可现在不行了,政府放贷,一家独大,别无分号,准确地说,是由政府的干部垄断了放贷权。这使得农民送给干部的好处费,有时远远高出利息,再加上原本就不低的两分利息,农民实际的支付,就可能大大高于原先向地主的支付。据有人考证,农民支付的行贿成本和偿还政府的利息累加起来,有些地方竟高达政府利息的三十五倍。这就意味着农民开春借一万元,到了秋收,连本带利就要还八万元,真是卖儿卖女也难还上。王安石原先设计的改革受益者—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冤大头,完完全全的受害者。
  这还只是发生在放贷环节的受害。有放就有收,收贷环节的情况可能比地主收贷时更糟糕。除了要向农民收取额外的脚力钱外,干部还开始使用蛮力收款了。因为王安石在改革设计里规定,没有收回贷款利息的,干部要从自己腰包里掏钱补上。这本来是防止干部“不作为”的措施,现在却成了干部进村入户,撮谷牵牛,使用蛮力的“压力和动力”。以前地主收款霸蛮,使用打手打人,农民还可以上官府去告他。现在好了,干部是在代替政府收款,你到哪里去告?苏东坡在给皇帝的奏折中写道:“水旱杀人,百倍于虎,而人畏催欠,乃甚于水旱。臣窃度之,每州催欠吏不下五百人,以天下言之,是常有二十万虎狼在人间,百姓何由安生?”有二十万虎狼在人间,百姓怎么能安生呢?当宋神宗从安上门门监郑侠手上看到《流民图》上成千上万衣不蔽体的流民时,这个宋朝最大的改革派也是泪流满面,觉得这种改革不能再搞下去了。
  是改革的方向错了吗?是改革的反对力量太强大了吗?都不是!这次改革失败的主要原因,恰恰出在改革的支持者、执行者身上。
  青苗法把地主的贷款权收归于抽象的国家,实际上是由国家的官吏来执行。当权力转移到官吏手上后,如果这种权力不受制约,那么权力就会被滥用,腐败就会滋生。这是王安石在设计制度时没有想到的一个漏洞吗?作为政治家,对这些是应该看得到的,是应该防范的,起码在执行过程中是可以及时修正的。
  但是,有时政治家会在制度设计时留一些改革的漏洞,让执行者在漏洞中得到好处。因为他需要有人来为他做事。也就是说,在一些政治家的眼中,漏洞制造的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和助推力。王安石是不是如此观,我们不得而知,但王安石的变法却在很大程度上借助了这种腐败的力量来推动。结果,变法反而被腐败弄失败了,直至一败涂地!(来源:凤凰历史 责任编辑:袁梦娜)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