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现代

孔子墓是怎样被破坏的?

2018-01-08 09:01:35

  1966年8月。这是一个任何事情都可能突然发生的年代。山东曲阜与全国比起来还算平静,红卫兵还在学校里折腾。然而,曲阜人却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因为曲阜是孔子的故乡。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有孔庙、孔府、孔墓等一大批古迹。按照红卫兵的逻辑,这些都是“四旧”,要“破”。
  11月25日,曲阜书院区党委接到县委通知,让他们组织300名民工协助红卫兵扒孔子墓。书院区的民政干部楚洪江接受了这个任务,要他从林前公社和瓦窑头公社抽调300名社员,组成扒坟队。
  29目上午9时,楚洪江带领扒坟队来到孔林门前,他们扛着铁锨镢头、身穿黑布棉袄棉裤、脸上憨厚地笑着的样子引起了拍摄新闻纪录片的摄影师的注意,跑过来让他们排好队,要他们表现出义愤填膺、斗志昂扬的样子。这些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犯了难,紧张得浑身冒汗。为此,他们在孔林前边的神道上走了好几个来回。
  讨孔指挥部为这次扒坟定下的对象是“上三代下三代”。所谓“上三代”即是孔子及儿子和孙子,“下三代”是孔林里埋的最后一位衍圣公孔令贻及父亲和祖父。意思大概是这样就把孔家店从头到尾全部捣毁了。
  孔子墓是整个墓葬区中心所在,此墓似弓起的马背,称为“马鬃封”,是特别尊贵的筑墓形式。墓前有臣碑篆刻“大成至圣文宣王之墓”,乃明代所刻。孔子墓东为儿子孔鲤墓,南为其孙孔仅墓,这种墓葬布局为“携子抱孙”。
  红卫兵在墓前举行了挖墓破土仪式。红卫兵背诵毛主席语录:“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作为挖坟破土宣言。墓碑早已套好绳索,一阵呐喊:“大成至圣文宣王之墓”巨碑轰然倒地,石碑倒下时正摔在前面的石头供桌上,石碑一下子断为两截。红卫兵们跳过去,举起铁锤一阵猛砸,石碑成了一堆碎块。
  孔子、孔鲤、孔仅3个巨大的土堆上站满了红卫兵和农民,尘土飞扬,每一个人的动作都充满了激情和期待。孔子这样的大人物的坟墓里埋了些什么呢?是金银财宝,还是价值连城的文物?2000多年了孔子的尸体都烂光了吗?这些疑问是一种诱惑,也是一种鼓舞。孔子墓耗费了人们两天时间,不停地向下深挖从地面向下又挖了3米多,然而除了黄土还是黄土,人们渐渐失去了耐心和兴趣,饱满的激情如撒气的皮球瘪了下去。然而,他们仍不甘心,他们不相信孔子墓中竟然什么都没有。于是,打了眼,埋设了炸药和雷管,一声巨响,掀起的黄土铺天盖地,人们冲上去——一座空坟!
  孔老夫子让2000多年后的人们彻底失望了,他没有使他们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与孔子墓的令人失望比起来,最后一位被册封的孔氏家人孔令贻及其父亲、祖父的墓简直可以说是惊心动魄。
  100人分成两班,50人挖孔令贻墓,50人挖孔样坷(孔令贻之父)的墓。民工们挖开土层,露出石碑。当时天已经晚了,红卫兵决定第二天再开棺。
  11月30日,待开的棺木吸引了更多的人拥向孔林。文物专家十分肯定这棺木里有财宝,于是县里派去了银行的工作人员,以便检验那些即将出土的东西的价值。
  石棺打开,露出了里边的红色棺木;棺木打开,尸体被弄出来,人们清点金银玉器。尸体腐烂的臭味使人们恶心、呕吐,陪葬的金银财宝却煽惑了人们强烈的“革命欲望”。半个多月后,人们再也压抑不住,他们再次冲进孔林,掀起了一次扒坟狂潮。前一次是以大批判为名义,而这一次他们连这个名义也不要了,目的明确:扒金银财宝。他们在孔林里埋锅造饭,几乎把林中的古墓翻了一个底朝天。
  挖祖坟、暴尸在中国是最忌讳的事情,同时也是对仇限对象最恶毒、最高的诅咒。然而在1966年,以革命的名义,诅咒变成了现实,而且堂而皇之成为强大一方对弱小一方的控诉和批判。(来源:《文史精华》 责任编辑:袁梦娜)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