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现代

侍从回忆日常生活中的宋美龄

2017-11-30 04:11:22
  宋美龄有较高的文化教养,她头后梳一个小髻,旗袍贴身,大衣适体,穿高跟鞋,在甬道上都是紧步走过。她见了我们总是自然地面带微笑,平易近人。每每不觉得她突然出现,不觉得有骄矜盛气,和她谈话不觉得拘谨。她言谈委婉适度,声音从不放重,六年中我未见闻过她和蒋有过口角。她和别人谈话,总是只供对方可以听清楚就是,从不大声、颐指气使。
  宋美龄经常随蒋外出各地,在外地他们所住房子一般总是三间,包括卧室、办公室、秘书室。宋美龄和蒋介石常在一起吃饭,宋喜吃烤鸡、猪排,蒋则喜吃肉丝咸菜汤、干菜烤肉、咸菜大黄鱼。宋美龄很讲究卫生,即使在庐山时也要人从山下捎去蒸馏水使用。1935年暑期,在峨眉山时,还以瓶装维琪矿泉水犒赏侍从室高级职员。夫妻间感情深厚,有时说些闲话也不避人。有一次我随他俩由镇海飞机场坐黑色特长轿车去溪口,在80分钟行程中,他们谈笑风生,宋美龄还和蒋打赌说:  “谁先见到江口塔,谁就赢。”不一会儿蒋说:“ ,我先看见了。”宋接着说“我老早就看见了”,不认输。在溪口时往往手拉手徒步于妙高台、相量岗之间,此地群峰环抱,曲径通幽,风景独美。他们在千丈岩欣赏胜景,蒋称宋为“大令”(Darling),但我一直没听到过宋对蒋称什么,即使出门散步时,便衣警卫跟随很近,也没听到怎样呼唤(依照外国习惯,在远处喊人是不礼貌的)。
  侍从室人员称侍从室为“公馆”,对蒋介石称先生,对宋美龄称夫人,都不带姓,不称官衔。先生方面的内务副官是蒋孝镇,是他侄孙辈(从中尉升到少校级);夫人的内务副官叫斯绍凯,平时穿蓝色长衫,没有军衔;还有两个下手,客人来时负责送茶点;有中、西厨师各一人,不对外;有一个40多岁的健壮外国保姆料理房间、保管衣物以及诸如给小客厅换透明纱窗帘布等,但不做洗衣服之类的下手事。宋也有私人秘书,所以她也有秘书室,女秘书的能力和学识素质都好,但外表都是其貌不扬者,这或许是做妻子特有的心理。1933年的女秘书叫钱用和,30多岁,嘴唇动过手术还看得出,后来调到中山门外遗族学校当校务主任,宋美龄也常去视察,关心备至;继任的忘其名,个子很小,长得不顺眼;后来换了一个身体健壮穿着时髦但一只眼睛有毛病的女秘书;随后又换成一个男秘书,叫古兆鹏,广东人, 40多岁,秃顶,带着妻子,是宋子文介绍的,专做与美国教会、华侨方面的通讯交流工作,包括宣传和捐赠、救济事宜。宋美龄的秘书主要是代她做些妇女儿童福利工作,宋氏三姐妹都热衷于这个工作,她们相互联系,经常碰面,共同商讨,感情非常融洽。1938年3月,宋美龄辞了航委会职务后,即去香港。三姐妹在一起微服去一家豪华的饭店察看民情,看到那些富商、经理、贵妇、小姐们依旧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便设法动员这些人有钱出钱,为祖国抗战贡献力量。1940年,三姐妹在重庆时也是共同做救济工作的。
  蒋介石和宋美龄请客吃饭也是常有的事,菜肴是普通的,有些人出来后说吃不饱。这里当然有拘束感的原因,但与不丰盛有关,在宋美龄的厨房里没有过多的酒肉,都是按少量吃新鲜配置的;蒋介石在这方面也够吝啬,若有部下请求济助,最多只批200元,就算是面子十足了。宋美龄选购衣料,总是跑上好几家,问明价格,择合意的地方去买。但对教会方面较慷慨,感情虔诚,每到一个省县若有基督教会,必邀集教友尤其是外国传教士及他们的家属举行茶话会或聚餐,以联络感情。1933年底1934年初在浦城、建瓯、延平都住在教会房子里。
  1933年4月,宋随蒋在江西抚州,住在抚州中学隔河的木结构三间小屋里。有一天深夜,忽闻枪声,由疏而密,间有机枪扫射,延续约两小时。宋闻声后并不惊慌,即持自卫手枪准备抵抗。后查明为外来部队过境,事先未联系好而发生误会,以后侍从室文职官员每人都发给手枪。
  宋美龄处事仔细,也注意小节。有一次,外收发把一封从美国寄来给她的信封上一张邮票扯去,她立即查询,经外收发胡某承认为集邮而犯下错误;送上原物,也就未予处罚。他俩的私人信件,都经各自的侍从秘书(又称随从秘书)拆阅送呈,一般批件也由侍从秘书加封,若密件、急件均另打记号加火漆印,外收发有所疏忽立即能查出。
  宋对蒋的公务之外所谓“家务”内助也很悉心,处置得体。如1933年至1934年间公务繁忙,人少事多,侍从人员常工作漏夜至天明,办公室离蒋宋住处很近,宋往往亲自做糕点派人送给电务员谢耿民、邵恩孚、孙德庆等人作夜餐;对少数侍从人员在年终时各送一套长袍马褂料以资笼络。如我因事忙不易分身,中午回去吃饭多不方便,经王世和提了报告,宋就叫她的中国厨师每天中午多开一客,每次都是二菜一汤,很可口。在侍从室未正式成立前都称“公馆”,以后也就袭用了这个旧名。当时我从早到晚都在“公馆”里,随时能遇上宋美龄,她总是微微点头微笑有礼,毫无做作。她作为第一夫人,许多内外事情都得兼顾,所以每日作息时间安排有序,忙而不乱,不浪费分秒。每日必看书报,有许多外国寄来的刊物。对文学、音乐造诣较深,对美国历史及世界名人传记都在研究。她的中文也相当好,毛笔字体颇似蒋介石,但较秀柔,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和广东话,也讲普通话。
  宋美龄对蒋的日常生活有很大影响,午休时间均由内务人员放留声机,片子皆是小提琴独奏,没有歌曲,没有大型交响乐,都是宋美龄亲自选好放在盒内,留声机在卧室门外,直至开门时才停止放片。宋美龄不在时,蒋也有了习惯。宋对基督教的几个节日非常重视,按西方风俗过圣诞节,即便是在军事前线时也不忘过节。1933年12月,蒋和宋及侍卫六人同机飞往福建浦城前线,我在随后一架水陆两用机上,还搭乘有德国警卫顾问斯太乃司,电务员三人,宋美龄的女秘书一人,厨师两名,带有为宋美龄烤好的一只火鸡。不料一小时后,我坐的这架飞机一个发动机失灵,迫降在距景德镇20里外的小河上,正是圣诞节前夕,又因为有两个外国人(一个是美籍飞行师斯密司),厨师不得已只好将这只原是宋美龄用来过节的火鸡拿出来给大家吃了。以后我们由衢州赶到浦城。因为文件全是我携带着,蒋一整天办不了公。宋美龄因而要我以后随蒋同机出发。蒋的私人飞机里有一睡榻,宋美龄有晕机病,在飞机上总横卧在睡榻上,但一下飞机改乘汽车就没事了。(来源:杂志《纵横》 责任编辑:袁梦娜)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