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现代

面对日本的赔偿,美国为什么如此谨慎?

2017-08-25 09:08:55
  众多机构、法律专家、律师、政治人物都忽略了1951年对日合约中关键的第26条。和所有精心打造的协议一样,对日合约承认日本会在未来改变行为方式,日本国家的情况也会发生改变,所以1951年和平协议的26条中关于日本提出了一项规定:“如果日本与任何国家达成和平协议或者战争索赔协议,协议中的赔偿如果高于本协议的规定,那么本协议各方也应该享有同样的权利。”
  日本的确在后来几年里和其他国家签署了一些协议,并且提供了比1951年协议中更优厚的条件。通过最近在英国公共记录办公室档案中发现的新材料,以及国家档案馆的材料,可以知道美国与英国的外交官对上述事件很清楚。1998年,英国平民战俘协会—远东地区的主席基思·马丁(Keith Martin)发现了1955年5月到9月英国外交部和财政部大臣一系列彼此交流的备忘录,评论了日本和缅甸在1954年12月签订的协议、日本和瑞士在1955年3月签订的协议。
  在外交部备忘录中有这样的评述:“依据《旧金山合约》,为了防止日本经济崩溃,女王陛下的政府减免了日本很大部分的赔款”,建议“我们不应该提到第26条……不应该宣传这一决定”。在一份手写的评述中,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大臣芮丁(Reading)阁下写道:“我同意。由于没有进一步施加压力,很可能让我们招致最大怨恨的同时获得最小利益,目前我们非常不受欢迎。”财政部官员表示赞同,“在外交政策相关领域国内政策中,盟国战俘问题可能非常棘手”。
  同时,在1955年6月的东京美国使馆内部流通的备忘录上对日本外务大臣与荷兰外交部长协商后的协议进行了评论。该协议被称作《吉田—史迪克协议》,关于日军关押数千荷兰平民的赔偿问题。备忘录的部分内容如下:
  如果我们向民众解释,为什么在远东曾被日本关押的美国公民得不到补偿,而被关押的荷兰公民可以得到补偿的话,情况可能会变得很难应付。你们应该记得我们曾经费尽心思,对曾经被俘的美国士兵解释,为什么他们不能按照第16条规定获得补偿的事情吧。
  上文提到的解释工作指的是曾经的美国国籍战俘根据战后军人个人权利的规定,详细填表,列举出所有被日军没收的个人财物,把个人遭受的痛苦以美元为价值进行估算。上级告知他们会得到丰厚的补偿,可是签订的协议让一切都化成泡影。
  奥托·施瓦茨回忆道:“我们填了长长的表格,列出了所有我们能够想到的东西。然后就再也没人提起补偿的事了。”看来,战俘们索赔的要求被束之高阁之后无人问津。
  1957年,日本和瑞典签订了一份协议,日本又一次提供了更加丰厚的条件,因此在东京的美国使馆官员弗拉雷奇(Fraleigh)先生向华盛顿方面发出了如下评论:“这次的补偿协议引发一个问题:《旧金山合约》中要求日本把补偿条款施用于所有协议签署国,是否应该实施这一条款。”弗拉雷奇然后引用了第26条的内容,但是又解释说,美国政府“仍然应该保证变卖日本资产的行为只限于本国境内”。
  显然,由于新利益的出现,促使学者、法律专家、国会议员、政府官员对1951年和平协议中前战俘的补偿问题进行重新审视。最近发现的备忘录表明,美国政府对于和平协议中所有条款的全面执行仍然持审慎态度。
  索赔更多的是对于私人机构索赔,而不是对国家索赔,前战俘们很长时间以来对此就非常清楚。1999年1月,他们的努力得到了丰硕的成果,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宣布在加州经营的外国公司可以在加州接受指控,指控内容的时间可以回溯到二战。 9这个涉及一家意大利保险公司的决定促使国家立法者们提供立法框架,让二战中遭到奴役劳动和强制劳动的受害者可以直接状告剥削他们的企业,其中很多家企业在加利福尼亚州都有可观的商业利润。(来源:搜狐历史 责任编辑:袁梦娜)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