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智库

韩国大选|“敢对美说不”文在寅当选后,韩美同盟的变与不变

2017-05-10 10:05:41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佩

当地时间2017年5月9日,韩国首尔,韩国共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文在寅在光化门发表讲话,宣布取得大选胜利。 本文图片东方IC 图

5月9日,韩国总统选举落下帷幕。在经历了前任总统朴槿惠持续半年的丑闻、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后,韩国终于确立了新的领航者。

据韩联社报道,第19届韩国总统选举的开票工作10日清晨结束,据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官网发布的数据,文在寅以41.08%的得票率当选。

经韩国官方正式确认后,文在寅将成为韩国第19届总统。这也是保守派执政10年来韩国首次由自由派人士掌权。

朝韩问题专家、吉林大学行政学院王生教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即便文在寅上台,美韩同盟依然将是韩国外交的基轴,文在寅并不能改变韩国外交的基本方向,同美国的外交关系依然会是韩国周边外交关系的第一位,按照以前的惯例,文在寅的外交首访国依然会是美国。然而,鉴于文在寅曾经是卢武铉政府的核心要员,预测文在寅在外交方面将继续提倡改善朝韩关系,这或将与美国提出的对朝鲜加强制裁产生分歧,因此需要韩国与美国展开更多磋商。

特朗普与美韩同盟的不确定性

在这之前,首尔的光化门,民众已经持续了半年多的烛光集会,试图改变任人唯亲、企业腐败,一切似乎都依靠裙带生存的国家;星州郡的人民,尚未停止手举条幅试图改变政府轻率引进萨德的决定;“世越号”事故中失去孩子的父母亲,还在木浦新港苦苦寻找遗骸;年已90余的慰安妇受害者金福童奶奶,称将为正义继续斗争…….

愤怒、焦灼与期盼交织,韩国民众用史上最高的投票积极性,别样地表达着对新一届政府的希冀。然而,随着长达6个月的选战落下帷幕,韩国人发现,在太平洋彼岸的另一个国家——美国的新晋总统,成了他们首先必须面对的不确定性。

这位在上任之前就声称要向盟友收取更多“保护费”的美国新总统,在上任之后依然保持着鲜明的个人特色——特立独行、难以预测,这一特色在过去一个月内通过朝鲜半岛的“四月危机”进一步得以展现,不仅加剧了韩国对于其长期依靠的牢固盟友的信任危机,更引发了韩国对其双边关系的担忧。

朝鲜战争结束后,美韩之间缔结了盟国条约,美国承诺通过在韩国部署大规模的军事存在,保护韩国不受朝鲜的威胁和攻击。《纽约时报》称,在上任的第一个月里,特朗普就同盟关系、朝鲜半岛问题发出的诸多言论,已经打碎了韩美结盟60年以来,美国领导人在韩国人心目中作为稳定象征的形象。

特朗普不仅多次放出要重新与韩国协商自由贸易协定的风声,称此前“糟糕的”协定不应继续存在;还多次扬言要求韩国政府提高驻韩美军的缴费比例;他警告美国与朝鲜之间可能会发生“很大很大的冲突”,又不时发出愿意与金正恩在合适的机会下见面的信号。这令众多的韩国民众担忧,一旦朝鲜半岛局势真正紧张,美国会不会不顾韩国的安全而对朝鲜发动军事攻击。

在朴槿惠受审期间,由于韩国出现的权力真空,韩国媒体已感受到美国对韩国的无视。“Korea passing” (意指多方就朝鲜半岛的外交安保等问题进行协商时,韩国被排除在外的现象)一词甚至一度成为了韩国大选候选人之间的辩论焦点。

首尔延世大学(Yonsei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汉斯·舍特勒(Hans Schattle)对《金融时报》表示,“现在有了另一个维度。特朗普一次又一次地不给韩国面子……韩国选民想要一个能够维护国家利益的总统。”

而一个星期之前,特朗普更是违背承诺,突然声称韩国应该为正在引进的“萨德”系统付费10亿美元,一度引爆了韩国媒体。特朗普和他的幕僚们前后矛盾的主张,使得韩方对自己被排除在有关朝鲜的讨论之外、同盟关系被轻视而越加感到愤慨,关于加强国防独立性的国内讨论声音也开始不断浮现。

首尔大学国际大学院院长朴哲熙对韩国《每日经济》表示,有必要建设与经济实力相符的国防力量,不依存韩美同盟,寻找可以自主解决问题、自我防卫的方法。报道称,特朗普并不是忽然冒出来的人物,而是时代的产物,新的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变化,韩国也应该顺应这种潮流。但在韩美关系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一位外交部高层也透露,新政府的外交道路将非常艰难,因为找不到可以解决外交难题的有效途径。

文在寅:学会“对美国人说不”

在韩方看来,特朗普的上任对美韩关系带来了种种不确定性。而对于太平洋对岸的白宫来说,带有自由派气息的文在寅,则可能为美国的对朝政策带来更大不确定性。

3月10日,文在寅在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 “应敢于对美国说不”。在朝鲜问题上,文在寅表现出与美国强硬对朝施压不同的态度;在美国试图极力推进的部署“萨德”事件上,文在寅也持谨慎态度。

《华尔街日报》此前分析称,诸多迹象表明,主张与朝鲜加强接触的文在寅若在大选中胜出,其结果可能让美国孤立朝鲜的努力受挫。文在寅10年前曾以幕僚长的身份与现任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父亲在平壤会晤,当时韩国对朝鲜施以慷慨的人道主义援助和经济援助,被称为“阳光政策”。相较前总统朴槿惠对朝的强硬立场,文在寅此前也已暗示当选后会重启对朝友好的“阳光政策2.0”,在经济上与朝鲜建立接触,而这可能将与美国产生分歧。

3月12日,在共同民主党党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文在寅曾表示,“不论是通过对朝施压、制裁,还是展开对话,要解决朝核问题就需要在一定程度上承认金正恩”。此外,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有助于解决朝鲜核问题,他愿意在与美国和日本进行充分沟通后前往朝鲜,与金正恩进行会面。

对此,王生指出,文在寅需要向特朗普说明其发展朝韩关系的理由。文在寅主张改善朝韩关系,是在为和平谈判创造铺垫,其根本目的还是半岛的无核化和朝鲜的弃核。文在寅只是更主张用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半岛核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制裁。所以,韩美在半岛无核化的目的上是一致的,只是方法上有所不同。

在“萨德”问题上,与其他候选人不同,文在寅此前多次强调部署“萨德”需要经过合法程序,最好交由下届政府处理。文在寅认为,韩国没有经过环境评估和公众听证会,就轻率地部署“萨德”不仅不符合“民主”程序,也导致韩国国内的进一步分裂和对外关系的恶化。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斯科特·斯奈德(Scott Snyder)此前撰文指出,对于处于中美两大国之间的韩国来说,存在着若干不完美的战略选择。无论是靠近美国还是中国,韩国都将承受巨大的不确定性,而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的立场将使得韩国对抗朝鲜变得更加困难。

《金融时报》5月5日报道称,观察家们认为,文在寅将试图重新平衡韩国的国际关系。他所在政党的许多成员是在20世纪80年代抗议美国的浪潮中长大的。

不过,5月5日,韩国总统竞选人文在寅的选举总操盘手、曾任仁川市长的国会议员宋永吉(Song Young-gil )在首尔接受BBC专访时表示,鉴于韩美同盟还是最重要的,若文在寅当选,首先将会举行韩美元首会晤,然后分别向美国、中国与俄罗斯派遣特使。

“美韩同盟是韩国民主和安全最重要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韩国才得以维护国家安全。”在被问及对美韩关系的看法时,文在寅对《华盛顿邮报》如是说。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