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智库

深度丨先兵后礼?美国务卿访俄谈中东事务权力分配

2017-04-11 02:04:00

文章来源:上海观察;作者:安峥

眼下,美俄关系正在经历“脆弱时期”。有评论称,在美军空袭叙利亚后,美总统特朗普与俄总统普京的“友谊小船”还未起航就将面临“倾覆”。而危急关头,一向因“低调外交”饱受批评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将再次迎来“高光”时刻。

11日,出席完G7外长会后,他将访问俄罗斯。美联社评论称,蒂勒森“将向东方冒险”,成为特朗普内阁中首位访问莫斯科的成员,并可能会见普京。美国国防部前官员称,这将是蒂勒森迄今为止的最大考验。

美想“趁热打铁”巩固有利成果

在特朗普决定空袭叙利亚前的几小时,蒂勒森是力挺美国应做出“适当回应”的高级助手之一。在空袭后几小时内,蒂勒森首次表达了特朗普政府对俄罗斯的严厉谴责。 他还以一种特朗普此前谨慎回避的方式,公开向俄罗斯“叫板”:“阿萨德政府在统治叙利亚人民方面,不应再扮演任何角色。”正当外界猜测,美军59枚导弹将“搅黄”国务卿访俄时,俄塔社发消息称,应美方提议,俄外长拉夫罗夫与蒂勒森于8日晚通话。两国外长商定将在个人会见时继续磋商叙利亚问题。

这暗示着,蒂勒森并没有推迟甚至取消莫斯科之行。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杨成教授认为,蒂勒森此时访俄颇有“先兵后礼”的意味,即以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头突施“有限打击”后再来寻求“有限合作”,实质还是探讨如何与俄分配中东事务的主导权、话语权。“在某种意义上,俄美的行为逻辑极为相似,都是以斗争求合作,而不是为合作而合作。”

“目前看,俄罗斯在这一轮美俄围绕叙利亚问题的大博弈中已失去先手优势。蒂勒森值此关键时刻到访莫斯科,显然是想趁热打铁,获得更多于美有利的成果,为特朗普政权在中东地区积累起战略优势。”杨成说。美联社评论称,在俄罗斯,蒂勒森将不得不面对克里姆林宫对美空袭叙利亚以及怀疑莫斯科可能同意叙政府使用化武的愤怒。美国国务院前资深官员艾略特·科恩说,“这或许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一次危机,但不会是最后一次,所以蒂勒森将不得不习惯这个。”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教授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表示,蒂勒森曾在国内受到“亲俄”质疑,此次在叙利亚空袭行动中的高调,也是在访俄前展示姿态,有助其减少国内批评和不满的声音。但这一背景,也增加了其访俄困难度,他将遭遇俄罗斯国内的不满。有两点值得关注,导弹袭击后,两国能否在叙利亚问题上达成妥协;这趟“姗姗来迟”的访问能否重启美俄关系。

俄美围绕叙利亚“舞照跳、架照吵”?

值得一提的是,美军空袭叙利亚后,俄美双方并没有打算“撕破脸”。蒂勒森在高调展现强势的同时,似乎也在向俄罗斯摇橄榄枝。他8日通过媒体强调:“打击伊斯兰国仍是美国对叙利亚政策的优先选项”,“我们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日内瓦会谈进程中将发挥建设性作用”。而反观俄方的反应,截至目前,尽管其叫停执行“叙领空飞行安全备忘录”、掐断了热线电话,在安理会上与美英针锋相对、唇枪舌剑,甚至有消息称其携带巡航导弹的战舰已抵达叙海岸附近;但总体仍给人一种“说硬话、做缓事”的感觉。

有评论称,俄美的“大交易”,也许进入了一个新的“叫价”阶段。对此,杨成指出,在叙利亚问题上,美俄一向是竞争与合作并存,双方基本上维持了有斗有和、斗而不破的格局。未来俄美围绕叙利亚问题很有可能“舞照跳、架照吵”,继续通过代理人战争和双边谈判两条渠道平行推动彼此利益的动态平衡恐怕是常态。双方直接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否则蒂勒森也不用专程跑一趟莫斯科了。“俄美在中东问题上的最大公约数是打击伊斯兰国。

在奥巴马执政晚期,两国在此问题上的利益趋同已露端倪,只不过双方取法不同”,杨成说,特朗普的强硬出击并非要与俄分道扬镳,而是抓住了反对化武这一道义制高点压俄促变。“在动武前两小时,美国便通过双边军事渠道告知俄方,也正是看准了俄不愿承受与美对抗结果的心理底色。这更像是一场心理战。”杨成认为,就俄方而言,“底线中的底线”在于保住在叙利亚的利益和影响力,巴沙尔政权的安全是问题,也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俄在国家权力的属性上明显高度依赖强制力,经常表现为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美指望蒂勒森访问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可能性并不大,双方还需要经过更多磨合才可能最终妥协。吴心伯也指出,双方会就叙利亚等热点问题作初步沟通,但很难取得明显进展。在美军空袭叙利亚背景下,要普京做出让步和妥协并不现实。美联社预测,除了叙利亚问题,美国对俄介入大选的调查、克里米亚问题和支持乌克兰东部亲俄势力也将是双方会谈中的焦点。

杨成指出,蒂勒森访俄的话题当然不会限于叙利亚问题。两国关系正常化肯定是优先讨论的议题,其中乌克兰东部局势是个绕不开的坎儿。中东向度,伊朗核问题不可能不涉及。这也是为何在蒂勒森访问之前,普京和鲁哈尼继不久前在莫斯科“对表”后又一次通话协调立场的原因所在。可以预期,蒂勒森还会向俄通报习近平主席访美的成果,毕竟这对塑造中俄美战略三边关系的格局具有重要意义。此外,俄罗斯也是朝鲜半岛事务的利益攸关方,双方一定会就朝鲜核问题举行磋商。

“竞合”仍是两国关系基本面

美国彭博社报道称,空袭叙利亚的决定加剧了美俄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还向普京发出了一个信号:特朗普常说的改善美俄关系是“有局限性的”。英国《卫报》报道,俄一艘携带巡航导弹的战舰已抵达叙海岸附近,这是对美国空袭的愤怒回应,美俄恢复关系的希望渐行渐远。关于俄美关系前景,吴心伯认为,两国关系很难有明显改善。特朗普在国内备受牵制,其改善关系的意愿,遭到美国国内舆论、民主党和共和党内部的强力反对,“通俄门”调查仍未结束。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美国前驻俄大使麦克福尔说,俄罗斯的确抱有与美改善关系的想法,但结果如何,并不取决于蒂勒森与拉夫罗夫谈了什么。杨成进一步分析,俄美双方一定会谋求实现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但要重现“重启”殊非易事。受制于双方关系的结构性矛盾,俄美关系可以升温,但不会过热,更难彻底修复。有限冲突与有限合作并存、突发事件与竞合常态同在,将是两国关系的基本面。“两国关系走向要等今年7月G20峰会后才能看得更清楚。届时,普京与特朗普可能进行会晤。蒂勒森此访可能也是为两国元首会面做准备。”吴心伯说。(责任编辑:徐辰)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