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智库

张维迎:支持网约车,出租车公司联名向北大告我

2016-12-15 11:12:40
        北大教授张维迎认为,分享的本质是时间的分享。因此分享经济对监管的需求非常低,应靠市场的声誉机制去监管,没有必要再由政府直接去监管。

        本文是作者于2016年11月20日在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等单位组织的“分享经济:模式、趋势与监管”论坛上的发言。

        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们今天开这个分享经济的会其实也是一个知识分享,我们特别荣幸请到了几位重量级的嘉宾,国内当前分享经济方面做得最成功、最有影响的一些年轻的企业家,包括滴滴、小猪短租、果壳网、回家吃饭、ETCP停车等公司的掌门人。会议日程安排我第一个讲,其实我本来想最后讲,听他们讲以后我看看有些什么感受。让我先讲,我就先抛砖引玉吧。

        我今天就讲一个问题:

        分享经济不需要政府监管,或者基本上不需要政府监管

        分享经济现在很流行,其实不是一个新现象,人类自古以来就有分享经济。记得我在农村的时候,我们家有一个石磨,邻居家都没有,他们要磨面的时候要跟我们家约;同时邻居家有个饸饹床(压饸饹的工具),我们家却没有,我们要用的话也要跟他们借用。

        分享经济就是所有者和使用者并不是一个人。我们现在讲的分享经济跟传统的分享经济不太一样,我归结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点,现代分享经济是陌生人之间的分享。传统的分享经济是熟人之间的分享,一个村,大家都认识,分享一个东西并不难。现在的分享经济,全国在分享,全世界在分享,所以分享的范围特别大,创造的价值也特别大,同时分享者之间完全不认识,也就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陌生人之间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建立信任。当然这也是市场经济交易当中的一个典型特点,市场经济本身就是陌生人之间的一个合作方式。

        第二点,我们现在的分享经济不是所有者和使用者一对一的交易,而是通过网络平台建立的一种交易方式。我们在座台上的几位企业家,他们所在的公司其实都是一个平台,他们怎么能够让服务的提供者和服务的使用者联系起来,对我们理解分享经济非常重要,后面会讲到这点。

        第三点,我们现在的分享经济可以说是企业家精神的产物。传统的分享经济是在习惯当中形成的,显得很自然,同时意味着不是一种盈利模式。而现在的分享经济是企业家创造的,包括我们台上的几位企业家,他们发现有这样的市场需求,他们就提供这样的市场供给。按照我对企业家功能的概括,可以说是一种套利行为,看到有可赚钱的机会就抓住,但是这种套利要实现的话必须进行创新,所以是套利和创新的结合。比如说网约车,我们看到有那么多闲置的车辆,又有那么多人需要这种车辆的服务,但是怎么把它连接起来?传统的方式可能不行,要有一种创新的方式,也就是新的商业模式。

        第四点,与此相关,这种分享经济是一种商业活动,盈利行为,而不仅仅是相互帮助。所谓商业活动,就是说它一定是可以赚钱的活动,当然你最后能不能赚钱依赖于你做得如何,不是所有可赚钱的活动你去做都能够赚钱,能否赚钱依赖于一系列因素。

        所有现在的分享经济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我们有了新的技术手段,特别是网络技术、移动互联网技术,没有这种技术的话我们能分享的范围、程度就会非常小、非常的低。

        分享经济有两个核心的问题

        这两个核心问题也是我们所有的商业活动的核心问题

        第一个就是你怎么创造价值,第二是你怎么分配价值。这就是我们一般理解的商业模式。不论什么商业活动,价值最终都来自接受服务的客户,来自你解决了客户的问题。好比你是生产汽车的,汽车的价值一定是来自使用车辆的人。同样,分享经济的所有价值也是来自于使用这种分享服务的人。但是我们知道现在的服务不一样,谁是客户,谁不是客户,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很清楚的概念了,有时候分享当中我们同时既为生产者,也为消费者,相互都可以成为客户。但无论怎么样,最后一定是要给客户创造出额外的价值来,好比说当我去用一个网约车的时候,只有这个网约车给我带来的价值不小于我自己开车,或者我坐公共车得到服务的价值,我才愿意。

        再进一步讲,所谓的分享,本质上都是时间的分享,所以分享经济的价值这就是时间的价值。我们现在可以把时间切割成更小的单位,这在过去是做不到的。原来没有现在的技术,我们一天可能就做一件事,现在我们一天可以做好多件事,因为现代技术使我们把时间进行切割,让每一分钟都发挥最大的价值,这就是分享的价值来源。

        一个商业活动创造了价值,但是怎么分配这个价值?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商业模式分配一个价值的话,那这个价值就难以创造出来,这就涉及到分享经济的收费模式。在座的台上几位他们各有各自的收费模式。不论创造价值还是分配价值,都是企业家要发现的事情,可能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模式说应该怎么收费、怎么分享,各个业态不一样,它们分享模式也不一样,我觉得这是需要企业家,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企业家自己去创造的。他创造的能够实现盈利的商业模式,就可以有生存的能力。但这不是说你现在就可以赚钱。任何一个创新,一开始都是亏损的,只有到一定时候才能赚钱。我相信我们在座台上的这几位经营的企业,现在应该都处于亏损状况。最终创造的价值是要由客户给我们付钱,但在客户没出钱之前要由投资人给我们垫钱,现在他们拿到的钱都是投资人垫的钱,投资人能不能拿回来现在还不知道,要通过市场的检验。所以分享经济跟其他的商业模式一样,都是在市场当中经过竞争之后最后生存下来的,具有盈利能力的才能够变成一个好的商业模式。

        现在回到我要讲的主题:监管问题。

        我们看到好多行业都设置了好多的监管,监管的产生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就是监管的人要设租或寻租,要创造自己的权力租金,这是好多国家监管的重要原因。

        第二个就是有既得利益者要保护。比如说从网约车来讲,传统的出租车行业就是既得利益者,需要保护。我们了解一下出租车行业的监管历史,从英国开始,最初是为了保护马车夫的利益,就限制出租车的数量,但是出租车司机后来发现这是很好的事情,因为监管限制了竞争,这样出租车行业自身就成为一个既得利益者,这一点从今天来看非常清楚。一个月前我在国发院召开的关于网约车的研讨会上发表了言论,第二天就几十个出租车公司联名向北大告我,我很惊讶,我没批评他们,我只批评了政府监管部门,结果出租车公司告我。我现在要警告的一点是,从过去我讲的出租车的监管过程看出,如果政府对网约车进行监管的话,未来网约车公司本身就可以变成一个既得利益者,这是我们要防止的。因为一种监管一旦形成以后,自身就变成防止新竞争者进来的屏障,被监管者就会和监管者合谋起来。现在看来我们特别讨厌别人监管我们,但是我也要提醒一旦你被监管以后,你就跟监管者变成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了。

        监管的第三个理由,是我们对市场机制的无知,特别没有认识到市场声誉机制作用。

        分享经济对监管的需求非常低,几乎不需要。

        为什么这么讲呢?我前面讲到分享经济的一个特点,所有的分享活动都是依附在某个网络平台上,如滴滴,小猪短租,果壳网,等等,每个平台都是一个信息平台,信息平台拥有了供需双方所有有关的信息,自身就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监管者。就是说,每一个APP都是一个监管者。

        但是大家就会问,谁来监管APP?就靠市场的声誉机制。为什么市场声誉机制可以起作用?因为每一个APP,都要对所有网络平台的供应商承担连带责任。以滴滴为例,它是一个平台,加入这个平台的司机如果表现不好,就会影响它的生意,甚至影响它未来的生存,所以平台对每一个专车司机提供的服务有连带责任。

        像滴滴专车这样的平台,现在已经融资100多亿美元了。我说少一点,假如你投资了10亿人民币,办了一个网约车的APP,一定是想赚钱!你想赚钱怎么赚呢?一定要有司机、有车愿意加入你的平台。他们为什么愿意加入呢?一定因为有人愿意为他们提供的服务付费。再进一步想,那些人为什么愿意在你的平台上寻找服务呢?第一是因为你靠得住,我需要车的时候有保障,无论是我要去机场预约,还是临时叫车,我都不要担心你放鸽子;第二是因为他们觉得你提供的专车比较安全,我坐你的车不会被人偷、被人抢,不会被人杀了。

        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因素,但是我想这两个因素是最重要的,一是靠得住(reliable),二是安全(safe)。假如你的司机不能够提供这样靠得住和安全的服务,我约车了他说不来就不来了,我以后就不用你的平台了。或者我听到有人坐你车的时候被抢劫了,我也不会用了,你的10亿投资就全泡汤了。所以,要使10亿的投资能够有回报,你就必须保证每个上网提供服务的司机是合格的,你要考察他,他不仅会开车,还要是个好司机,是个安全的司机,你还要看他的车况是不是良好,如果车随时会在路上爆炸,你不会允许他加入,抛锚也不行。所以你要有一整套的办法,保证每一个顾客坐在你的车上是安全的,能及时使用你的车。所以网约车平台就像一个总承包商:你坐我的车绝对安全,如果有问题我赔你。这就是我说的声誉机制。

        有了这样的声誉机制之后,就没有必要再由政府直接去监管他们了。这就是为什么分享经济对的监管的需求更低,这和过去单个的司机提供服务大不一样。单个的司机在大街上拉客,你挂一个出租车的牌子别人并不知道你怎么回事,所以就需要政府给一个说法。我觉得网约车平台根本不需要政府监管。当然,这是有条件的。

        我现在给大家看一个图,这个图是欧椋鸟的飞行图,看上去非常壮观,多么的漂亮,但是没有编舞者,也没有一个指挥。它们飞的速度非常快,如果两个鸟撞在一起一定会撞死,但它们不会相互碰撞。

        为什么成千上万只欧椋鸟可以达到这样的整体协调?很简单,其实每一只鸟只管自己,它的基因规定了自己的行为规则,如它和其它的同类鸟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距离太近的话就会马上调整。所以你看它们飞行的边界很清楚,边界之内鸟的密度都是一样的,边界之外没有一只鸟,这些整体表现都是由局部规则支配的。

        我们刚才讲的网络平台,或者我们说的市场机制的基因是什么?就是声誉机制:每个人都在乎自己的长远利益,或者说每个人都愿意为自己的长远利益而牺牲眼前利益。只要有这样的一个基因,也就是说每一个平台、每一个生产厂家都关心自己的长远利益,市场就会比较有序,根本不需要政府监管。

        但是要使得每一个企业关心自己的长远利益,或者有积极性建立一个好的声誉,有三个重要的条件。

        第一个就是私有产权能得到有效保护,包括知识产权的有效保护。只有在财产权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下,当事人才会有长远的考虑,就不会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牺牲长远利益。

        第二个条件是每个行业必须进入自由,做得不好就会被竞争淘汰。如果一个行业被政府保护起来了,不让其他人进入了,即使你刚开始进入很难,一旦进入以后就高枕无忧了,那你以后的压力就很少了。我想在座的几家平台完全是自由竞争的,所以他们有积极性做好。

        第三点就是政府的有限的自由裁量权,政府的监管都是建立在法治规则的基础上,而不是任意的。如果监管部门有太大的自由裁量权,企业就一定会短期行为。比如说网约车,我今天可以提供,如果三个月以后政府说不行了,那我现在就只看短期利益。在座的其他公司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有了这三个条件,企业就有了声誉机制的基因,市场就会有序运行,不需要政府专门监管。监管就是给每个人戴上一个眼罩,使你自己看不清方向,再把你的手脚捆绑起来,然后监管者再给你不断地发出一个个指令,让你往左还是往右。如果每一个欧椋鸟不具有一种自我行为的规则,而是靠一个指挥,告诉说现在往右飞大家都往右,好多鸟就会撞死了,就会掉下来了。那时候有人就会说我们的指挥系统要进一步加强,所以又派更多的指挥官继续进行指挥,结果是最后所有的鸟都死掉了。(来源:原子智库)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