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两大船企资本动作频频 “中国神船”渐行渐近?

2017-09-30 11:09:36

        “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国资委)主任肖亚庆9月28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对传言中的“南北船”合并做出这样的回应,与此前中国船舶(24.670, 0.00, 0.00%)重工集团公司(下称中船重工)董事长胡问鸣对同样问题表态“一切听从中央的安排”前后呼应,似乎已经揭示了中国最大的两家船舶制造企业未来的走向。

        “这并不是巧合”

        长达两年多的传言但一直未有所动作的“南北船”合并,在近期两家主体公司频繁的资本动作铺垫下,似乎也将进入“冲刺阶段”。

        9月26日,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船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中国船舶与中船防务(26.660, 0.00, 0.00%)先后发布公告,宣布控股股东正在筹划重大事项,可能涉及公司资产重组,公司股票将自9月27日起停牌。

        两家公司在公告中承诺,将尽快确定是否进行上述重大事项,并承诺在停牌后10个交易日内确定该事项是否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具体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目前我们不能对这个事情做出任何具体回应和评论。”一位中船集团方面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回应。

        中船集团在业界被称为“南船”,1999年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拆分,以长江为界划为南北两家,中船集团获得了一批中国最具实力的骨干造修船企业、船舶研究设计院所、船舶配套企业及船舶外贸公司,产品涵盖散货船、油船、集装箱船等主要船型和液化天然气船(LNG船)、海洋工程装备等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

        而被称为“北船”的中船重工则主要从事海军装备、民用船舶及配套、非船舶装备的研发生产。在2017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上,中船重工位列233位,是全球造船企业中排名最高的。

        在中船集团宣布将筹划可能涉及资产重组的事项之前,中船重工早已经开始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内部资产梳理上先行一步。

        据一位接近中船重工的人士介绍,作为旗下最为重要的上市平台公司,中国重工(6.210, 0.00, 0.00%)早在2013年前后便已经开始对旗下军工资产进行梳理工作,并在2014年完成了对大连船舶和武昌船舶重工相关资产的收购,并在同期将推进混合所有制经济改革作为重点,目标是打造“一大多小”格局,以中国重工为龙头,同时辅以若干非船舶领域上市公司。

        中船重工的内部资产梳理工作同样在最近有了重大进展,中国重工于9月14日发布公告宣布拟发行股份购买大连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船重工)42.99%的股权和武昌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武船重工)36.15%的股权。

        此前中国重工还与包括信达资管、东方资管、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等多家机构达成协议,以债转股及现金增资方式,向大船重工、武船重工注资218.68亿元。经过此次债转股操作,中国重工在大船重工中持股比例将变为57.01%,而在武船重工中的持股比例将变为63.85%。

        “这并不是巧合,说明高层对于两家公司未来的走向已经有了明确的构想。”一位工业制造业研究机构分析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对各自手里的资产,特别是涉及到资本市场的资产进行集中重新梳理,为下一阶段的动作进行准备,虽然现在并不能说一定就是要重组,但至少这个方案是大概率事件。”

        整合的动力

        “南北船”合并迄今已经流传超过两年,两家公司也在此前完成了高层互换,同时双双开始着手混合所有制改革,但对于外界呼声颇高的“中国神船”一直以来确实只听雷声不见雨。

        实际上,在央企整合大潮进入成熟阶段之后,早期那种简单的捏合已经开始被更为成熟的模式所取代,整合的动力也不再是简单的缩减央企数量或者单纯的做大。

        正如肖亚庆在9月28日新闻发布会上所强调的“技术发展、市场的发展是倒逼中央企业结构调整的最大动力源(8.980, 0.57, 6.78%)泉。我们也要按这个标准来衡量”。

        在航运业整体长期的萎靡环境下,造船业经历了多轮洗牌,目前仍处在艰难的恢复期之中。从目前经营状况来看,尽管近年来军品订单总量迅速增加,但受全球航运业影响造船业已经在谷底徘徊已久,中小造船企业或是倒闭或是转型,大型国有企业同样面临挣扎求生的境况。特别是由于海运市场的不景气,中国船舶去年亏损26.07亿元,业绩同比下降了4314.78%。中国重工虽然盈利6.98亿元,但主要得益于6家二级子公司的股权转让。

        “中国的船企之前虽然订单多,但大多只是承接附加值较低的船体制造、设备安装调试等工作,真正附加值高的动力系统和大型设备配套都掌握在国外厂商手里,这也造成一个局面就是船厂接到订单也赚不到钱,”一位供职于国有船舶制造企业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长期这样造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低利润使得厂商难以投入资金和资源在研发阶段,为了生存只能继续接单,技术差距也始终无法拉近。”

        目前中船集团旗下有3家A股上市公司,其中中国船舶具有国内最大的船用中低速柴油机的生产和研发能力,中船防务主要建造散货船发展到建造高性能多用途船、成品油轮、滚装船、半潜船、客滚船等。中船科技(18.900, -0.27, -1.41%)则从去年开始收缩原有的船舶配套件业务、成套机械设备业务和大型钢结构业务,并开始涉入设计咨询、工程总承包等业务。

        而中国重工旗下则有5家A股上市公司,除中国重工之外,还有中国动力(25.040, 0.15, 0.60%)、乐普医疗(21.490, 0.05, 0.23%)及华舟应急(23.410, 0.90, 4.00%)和久之洋(66.740, -0.85, -1.26%)。

        “这些大型国企才是提升我国在造船业技术实力和议价能力的关键。”前述人士坦言。

        而央企整合目前的主旋律则正是优势互补,提升企业创新能力,正如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在9月28日发布会上所指出的,“从这些年的实践来看,推进中央企业的重组整合,不是以企业数量的变化为导向,主要的目的是通过重组整合优化资源的配置,优化国有经济的布局结构,增强国有经济的整体功能和效率。”

        正是在这样的新思路之下,此前那种简单1+1式整合开始逐渐被具体业务层面以及优势资源的整合所替代,而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便是企业各自梳理好内部结构,从而在整合过程中达到效率最大化,效果最优化。来源:新浪财经  责任编辑:曹丽霞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