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动态

郎平回北师大校谈"里约" 贫民窟里租场地训练

2016-09-12 03:09:38

9月10日下午,郎平现身自己的母校北师大,与师生交流。
9月10日下午,郎平现身自己的母校北师大,与师生交流。

郎平在北师大的学生卡。
郎平在北师大的学生卡。

新京报讯 (记者沙璐)昨日下午,在第32个教师节到来之际,奥运冠军中国女排教练郎平回到母校北京师范大学,与现场的2600余名师生分享了中国女排在低谷之后的艰辛成长历程以及在里约奥运会上逆转夺冠的经历。展望4年之后的东京奥运会,郎平表示,是否执教会考虑自己的年龄,目前还未确定。

郎平已经成为北师大正式教师

下午2点,北师大体育馆里已经坐满了2600余名师生,同学们不仅手里举着国旗,每个人的脸上还贴着红色的国旗。郎平入场时,引发全场欢呼和掌声。

作为北师大的校友,郎平曾于1986年在北师大外语系就读。此次“北师大行”,也是郎平在带领中国女排里约奥运会夺冠回国之后,首次来到高校作报告。不过提到报告一词,郎平表示,“不喜欢报告,提到就会紧张,这次只是和师生们做个交流。”

据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刘川生介绍,郎平已经加入北师大的教师行列,成为正式的教师。郎平曾在2008年受聘成为北师大荣誉教授,去年起担任朗平体育文化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东京奥运会是否带队会考虑年龄

在里约奥运会夺冠之后,很多人都关心郎平的去留。据媒体报道,郎平与国家体育总局排球运动管理中心的合同将于近日到期,未来她是否会继续带领女排的姑娘们冲击东京奥运会都是大家关心的问题。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郎平先讲述了自己随奥运代表团在香港访问的经历。当她去养老院看望老人的时候,一位80岁的老人家对她说:“你就是郎平教练,我小的时候就看你打球。”

“我觉得自己太老了,师奶奶级了。”郎平笑着说,“所以对于以后还可以执教吗,我要考虑年龄。”

2013年再次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也不是特别快地做出决定,她昨天透露,也是出于自己的年龄考虑:“我这个年龄,每天带领18岁到28岁左右的运动员训练,是非常非常艰苦的事情。”

复盘奥运

谈走出低谷:队内初定目标夺奖牌

2013年女排在亚锦赛获得第四名的成绩,可以说创造了最差成绩。

但郎平认为没关系,“只是说明还有很多不足”。为此,球队定了一个目标:2014年进入世界前六,也就是第一集团;2015年计划重夺亚洲冠军,并且夺取奥运会出线权;2016年夺得奖牌,这也是征战里约奥运会的内定目标。

为了完成这一目标,郎平和她的团队做了很多工作和准备。首先是从2014年开始实行“大国家队训练”方式。以前国家队只训练十几个球员,现在是28个球员,每次训练都在20人以上。“这样有利于培养新手,大家互相促进,位置上进行比较好的竞争。”郎平说。

同时,郎平和教练组还对主要对手进行了仔细分析。“奥运会要想进入决赛必须战胜美国或巴西,过去我们八年还没有赢过巴西,战绩0 18,因此特别用一个多月时间研究巴西。还会把对手作为标杆,比如世界上最好的副攻,研究她的拦网判断、移动速度。”郎平介绍说。

谈“死亡之组”:差点提前订票回国

中国队在抽签分组时被分到了B组,世界杯前三名都在这个组,堪称“死亡之组”。郎平说,当时希望可以排到前两名,最差也要第三,这样可以在复赛中避开巴西。

然而,在第一场对阵荷兰的比赛中,在2比1领先的情况下,第四局突然发生了大面积的失误。“煮熟的鸭子就是飞了,心里觉得特别别扭。”郎平坦言,开赛之后的几天特别难熬,“5场输了3场,真是虐心啊,每天做运动员工作。”当时有些队员哭了,说对不起我、对不起父母,不该把她带来。

郎平透露,当时为了租了一个场地训练,找了半天好场地没找到,只好在贫民窟的一个场地练习。我当时对队员说:“这个场地我们租到20号比赛结束,今天是14号。场地钱不退,所以不可以浪费,要努力赢下来。”

“但是我们也做了最坏的打算。”郎平说,“当时就让负责机票的同事看一下18号有没有飞机票,输了就回来吧。”

谈制胜之局:战胜巴西提起士气

在决赛第一场打巴西队之前,球队开了一个准备会。

“队员们一个个表情严肃。”郎平说,当时大家都不看好中国队,但是赛场上,要有一种气势,破釜沉舟,杀出一条血路,要不然就回家。回头就是万丈深渊,只可以往前走。

“一定要坚持坚持再坚持,输了10分脸不变,两局输了也不可以放弃。”郎平说当时这样鼓励队员。

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经过“特别特别的激烈,特别特别的虐心”的比赛,中国队将巴西队淘汰。郎平表示,赢了巴西以后,大家整个士气就起来了,“后面打谁都是不害怕了”。

在之后备战荷兰队时,郎平形容就像是一场战争,“每一个细节都不可以出错,每一个人伤病情况,该打针就是打针,该吃药就是吃药,有些队员都是上场前45分钟吃止疼药。”

现场花絮

自曝学英语经历 每天记80个单词

昨日,郎平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后,当年的老师送给她一张1986年的照片,那年她刚到北师大学习。

“我看了大屏幕展示的最近照片,鱼尾纹都出来了。”郎平感慨“变老了”。

苦学英语成为“国际榔”

1986年,郎平退役进入北京师范大学外语系攻读英语专业。

“我在北师大英文系的时候,老师经常给我开小灶。”郎平说,我上学比大家“晚一点”,来到北师大的时候已经是26岁了,我们的老师会专门给我补课,这才有了后来大家说的“国际榔”。

“我们那会儿每天要记80个单词,第二天早上还要quiz(小测验),我就在想还不如打球,练习的每天晚上眼睛都直打架。尤其是刚刚学外语的时候,感觉外语特别催眠。”郎平的描述把现场师生都逗笑了。她认为,作为一个教练,进行语言的沟通,不会外语是不可以的。郎平退役之后,曾经在美国、意大利等国家执教,“我的意大利语也不错”。

希望北师大将来成立女子排球队

昨日,现场有同学问道,校园排球运动该如何普及推广。

听完问题,郎平分享了她的两个“小”目标:“第一个目标,希望尽微薄之力,更多开展校园排球。特别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们可以推动排球运动的发展。第二个计划,希望不远的将来成立一个北师大女子排球队。”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分享:
0
微资讯 更多